分类
日记

无题

这个过几天便要被称为母校的地方,原来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对于这个称得上十分美丽的校园,我曾有过的唯一的冲动便是走上那块荒地,那个见证我内心隐忍的脆弱的地方。教室西头那一块荒地,我在某个冬天爱上这里的荒凉,多少个早晨,中午,晚上,我微笑着走出教室,当教室的欢乐已再我身后时,我才敢对着这片土地肆意洒下泪水。我看着这曾经只是一片枯黄的地方,在春天来临的时候,忽然冒出了丛翠绿,有次还看见两个女生手牵着手钻进了树从里面。荒地不可能永远陪着我荒下去,也不会有那么一个可以永远让我依赖的。那天牵着他的手,想要走上去,却发现没有找到上去的路,算是有点遗憾的吧。

某天下晚自习在回寝室的路上,漆黑的夜空飞过一架飞机,它飞得很低,像是一团亮光划过,并排走着的同学,小情侣,还有落单的一些人,都停下来观看。我也很努力地仰着头,感觉自己很幸福的笑了。很久没有这样轻盈的笑过了,不过当时我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小的杂念的,我在想,某个人要是此刻在我身边就好了啊。

6月2号的晚上还是在这条路上,我跟我身旁的朋友说高中生活就要过去了,不管是快乐还是痛苦都要过去了。她说我觉得还是快乐多一些。我没法回应了,我无法来计算我所经历的快乐与悲伤,只知道那是不会再回来的日子了。

高考临近的时候我变得很烦躁,几乎很少失眠的我晚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极力掩饰着这种情绪,依然若无其事的读书。这大概已成为我的一种习惯,不敢把内心真实的恐惧感暴露出来,是不敢,也认为没有人会像我希望的那样抱住我,告诉我不怕。可是我是个多么想要依赖别人的人,可我一直告诉别人我很坚强,甚至有时候我自己都快以为自己真的够坚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