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日记

用剩下的时间追忆

离开这里应该是很快的事了。这些天我忙着回忆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斩断一切不该有的东西,带着空白的心旅行。

连续几天,我都是在菜市场的一个馆里吃的早餐。那个地方的人大多是爷爷那一辈的。当然,我不会与他们说话,甚至厌恶,可能是代沟的关系吧。但是,我喜欢看他们高兴的神情,在平凡中满足的人们。我又很矛盾,因为我为他们这种心态感到可悲。这就是不同时代的人有不同想法吧。身为90后的我,不应该对他们评论什么,平凡生活也不容易,也是一种追求。

一碗豆浆,几根油条。我一边吃着一边想着曾经在这里的事。我五年级到这里学习过一个月,跟着老师学画画,写毛笔字等。想想那时的我也太不懂事了。我本是不想在这里学习的,因为是放暑假,我想提升棋艺。

说起下棋,那时的我无师自通,当时我在同龄人中几乎没遇见对手,棋室的大人对我的评价很高,当然他们之中也有来杀我锐气的,棋室的老板教我阵法,收我做徒弟,还说我可以在这里免费下棋。但家里非要我来,说只有半天的学习时间。那里建立学习班的不只一家,结果家长找错人,那个地方是要学一整天的,于是我只有听从安排了。但是我天天和家里赌气,学习的时候也不和其他人说话,没有足够时间下棋也就再也不下棋了。一个月的时间,我也没学出什么明堂,画画只会画几何立方体、莲和鲤鱼,字也写得乱,唉……现在,我的棋艺在同龄人中很平凡。那种沉着,豪迈,率领千军万马的气势,感觉没有忘,却很难再找回来。如果那时我继续下棋,用棋室里老人们的话说,我有可能成大师级人物。如今,虽然爱下棋,可是心却浮躁了。

无意间又想起在学校和体育老师下棋的情形,那天的我身体不适,他却要拉着我下棋。可能是身体不适,什么都不想吧,半天也没说话,但是我却把气势表现在走子上了,找回了失去很久的感觉,结果老师三连败。不知那种感觉什么时候再来呀。

豆浆喝得差不多了,油条也解决了。起身,看见在卖莲蓬的。我很喜欢吃这东西,许多人说里面的芯苦,但是我吃了感觉很清凉。这几天都是这样,卖莲蓬的人也认识我了—嗯,也只有在热闹中找回寂寞,找到安静了。很快就要走了,生活了十八年的小镇,那些回忆不是几天就能终结的,只有尽力去追。

我是不是对生活很消极呢?妹妹说我总是在别人都兴奋时沉默,她也想做这样的人,很有个性。其实我不是造作,也不是非要与别人不同。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我不是君子但也绝非小人,只是,我真的高兴不起来,或者是,我找不到兴奋的理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