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侃

我可不敢逃离北上广,小地方比大城市难混多了!

我认识的一对辞职卖房去大理开民宿的朋友,最近上了某知名媒体的头条,他们的美好生活方式被分发给了焦虑的北上广中青年们舔屏。

视频画面里随便都是剔透温暖的阳光、明净无尘的蓝天、棉花糖一样的云朵和波光粼粼的洱海。他们有一个漂亮的院子,精心种了玫瑰花墙和层次分明的花草,不认识的猫咪会随时随地跑来撒娇卖萌,推门进来跟夫妇俩喝酒吃饭闲话家常的,是有名有姓的画家、红到发紫的建筑师、各行各业的名人……总之,往来无白丁。

这一切几乎就是每个人最向往的那种生活:舒适惬意、没有压力、有格调有美景有人情味儿,而且事业一点没耽搁还原地起飞……无法更完美。

好几个共同认识、平时看上去营营役役、连出来喝一杯都提不起兴趣的中年人,不约而同地在不同场合提起这篇报道,羡慕之情溢于言表:“你说我们苦逼呵呵地非要留在北上广,到底图什么?”

他们图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每次遇到这种谈论我都微笑沉默,从不附和。

《卡萨布兰卡》里有句台词说:“世上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偏偏走进了我的”。这句话改一改可以这么说:“世上有那么多的民宿,它却偏偏报道了我的”——这可不是缘分、巧合、随随便便。因为认识,所以我才知道两口子为这民宿付出了什么:所有辛苦经营、迎来送往、全面调度自身资源、周全打点上下关系,才成就了这番被传颂、被艳羡的美好生活。

而这过程中要求的任何一种能力,诸如社交、规划、整合……我都不具备或者不擅长,也因此,我心甘情愿留在北京,继续做着不太需要这些能力的工作。

分类
杂侃

黑掉的人生怎么挣回来

昨夜。家中断网。看看静静躺在床头的台灯,突然觉得有些愧疚。当初买它,其实是为了营造一个灯下读书的氛围。试想,夜深人静,打开台灯,在温暖的灯光中阅读一点喜爱的文字,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可惜由于各种原因,自己竟然就淡漠了读书这事,这么漂亮的台灯,居然就冷落了它,实在是太不应该。

想到这里,立刻放下手机,打开台灯,关掉头顶吊灯。顿时整个屋子里都充满了台灯的柔和光线。趴在被窝里随便翻一本书,被一小段文字吸引了。作者说他在大学里吃喝玩乐,工作之后忙忙碌碌之余,看看美剧,聊聊微信,年华飞快的虚度了。有一天,他突发奇想,找来一张纸,在上面画了一个30乘30的格子,每个格子代表一个月,然后把自己已经度过的岁月用笔涂掉。在涂完之后,他看着那些已经黑掉的人生,一种恐惧感油然而生。‌‌“瞬间惊掉了,我的人生已经黑掉那么多块了,‌‌”他这么说,‌‌“不信你们也试试,很震惊。‌‌”

分类
杂侃

离理性越近,离灵魂越远

我今年22岁,还未曾经历过爱情。

中学的的时候,我想:高考为重,何况考上之后也是天各一方,再等等吧。大学的时候,我想:将来那么不确定,我既不帅,又没钱,能给她什么?还是算了吧。等考上了研究生,我想:我读书,她工作,再加上相隔千里,我们不会有共同的未来。读研期间,我想:我要出国,她会等我吗?还是找个志同道合的人吧。

我一直觉得,我所做的都是正确的选择。爱是多大的一份责任,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怎敢轻言承担?一边努力让自己变好,一边默默地等着那个人出现,难道不正是一个理性的男人的作为?然而,有时候,我也不无焦虑地想:让我等了这么多年的那个她啊,你究竟在哪儿呢?

偶尔也会和朋友们开玩笑说:我虽然形貌猥琐,但好歹出身名校,前途光明;读书不少,家境尚可;性情温厚,也不乏幽默感,何以就是找不到女朋友?朋友总会安慰我说:这种事急不得,等等总会有的。我也颇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