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日记

这该死的母校

即将离开学校,按理说我不应该这样,但是我实在不能继续忍受了。我无法改变现实,只有写点东西发泄内心的愤恨。

除开早晚自习和听力时间,我们每天要上12节课。周末无条件补课,和平时一样。当然,补课是要交钱的。我们只有2天不满的月假(早上放假,第二天赶晚自习)。总的来说,我们是披星带月地读书,将近子夜才休息。更丑陋的是,每次上级来检查,学校便给我们做“思想工作”,把课表撕掉,然后精心布置一番,等待领导视察……

我们学校要求人人在校就餐。他们说外面的东西不卫生,这是为我们健康着想。外面如何我不晓得,但学校的情况我还是比较清楚的。饭菜里发现苍蝇和菜青虫早已司空见惯,令人惊心动魄的是饭菜里居然出现蜈蚣!学校商店没有QS质量认证的商品多的是。在价格上,去普通饭店吃比在学校吃更划算,学校商店的某些东西比外面要贵(一桶方便面或一桶米线至少比外面多出0.5元)。

分类
日记

稻草人

荒凉田野上立着一个稻草人。也许是因为秋天的结束,稻草人显得有点孤单。它看到我有些兴奋,摇晃着手中的塑料袋,似乎我们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呼声也越来越急。我清楚感觉到它的热情与渴望。试问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它的邀请呢?来到它身边,听它述说珍藏已久的故事……

稻草人告诉我这里的日出很美,天很蓝,夕阳很红,月很明。它还说,这里的人勤劳纯朴,今年是个大丰收,它很高兴很满足。

我暗笑它幼稚。我怎么和它一样呢?这样平淡乏味的生活不会是热血沸腾的我想要的。它在人们眼中只是一堆稻草,它活的真差劲。稻草人说,它只要有像我一样的听众就够了……我不想和它闲扯,“孤独稻草人,没理想没抱负,你活着有什么意义!”我走了,留下它独自思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