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敢逃离北上广,小地方比大城市难混多了!

我认识的一对辞职卖房去大理开民宿的朋友,最近上了某知名媒体的头条,他们的美好生活方式被分发给了焦虑的北上广中青年们舔屏。

视频画面里随便都是剔透温暖的阳光、明净无尘的蓝天、棉花糖一样的云朵和波光粼粼的洱海。他们有一个漂亮的院子,精心种了玫瑰花墙和层次分明的花草,不认识的猫咪会随时随地跑来撒娇卖萌,推门进来跟夫妇俩喝酒吃饭闲话家常的,是有名有姓的画家、红到发紫的建筑师、各行各业的名人……总之,往来无白丁。

这一切几乎就是每个人最向往的那种生活:舒适惬意、没有压力、有格调有美景有人情味儿,而且事业一点没耽搁还原地起飞……无法更完美。

好几个共同认识、平时看上去营营役役、连出来喝一杯都提不起兴趣的中年人,不约而同地在不同场合提起这篇报道,羡慕之情溢于言表:“你说我们苦逼呵呵地非要留在北上广,到底图什么?”

他们图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每次遇到这种谈论我都微笑沉默,从不附和。

《卡萨布兰卡》里有句台词说:“世上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偏偏走进了我的”。这句话改一改可以这么说:“世上有那么多的民宿,它却偏偏报道了我的”——这可不是缘分、巧合、随随便便。因为认识,所以我才知道两口子为这民宿付出了什么:所有辛苦经营、迎来送往、全面调度自身资源、周全打点上下关系,才成就了这番被传颂、被艳羡的美好生活。

而这过程中要求的任何一种能力,诸如社交、规划、整合……我都不具备或者不擅长,也因此,我心甘情愿留在北京,继续做着不太需要这些能力的工作。

是啊,经过镜头筛选过的小城生活,是如此动人,而要实现看上去似乎还算容易,毕竟大城市和小地方的生活成本简直不能同日而语。沮丧、郁闷、失望的时候,便会觉得,如果“逃离”了,应该会舒服得多。

然而这条看上去容易的路,能成功的却没有几个。

这么多年里时不时就会有朋友突然消失,逃离北上广,再从朋友圈里冒出来时,个个都换了身份,成了江南小镇上做油纸伞的手工艺人、景德镇烧艺术餐具的陶土匠人、拉萨追随活佛的皈依者、沉迷传统文化的汉服大使、网红景点里的民宿老板、种咖啡豆的、开酒馆的、戳羊毛毡的、做木工的……好像个个都风生水起,找到了人生真谛。

但一段时间过去,除了一两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真的就渐渐消失了。有的失败一次,辗转从一个小城到另一个小城,终于失联;有的受不了,迁延几年后回到大城市已经没有当初的职位,渐渐沉到底部,换了社交圈;有的彻底转换心态、接受现实,过上了跟本地人完全一样的生活,变成了他们的父辈母辈。

观察过很多人,发自内心觉得,很多时候不是自身不够好,从审美到行动力,他们一概不缺,唯一没有搞清楚的,大概只是:不管在哪里,成功都是非常稀缺的事。

并且,小地方真的一点点都不比大城市好混啊!

首先要明白的第一件事,小地方并不是桃花源。不要居高临下地以为可以随随便便碾压看上去毫无进取心的当地人。

就像外国牛逼的互联网公司进了中国,来一个黄一个。北上广的精英人士回到小地方创业,也并没有想象中的热兵器碾压冷兵器、一路平趟。实际上还常常干不过一路摸爬滚打混出来的当地人——无他,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丛林法则,以及,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和做事方式。

小地方诚然人情紧密、充满温情,然而也因此,人情社会更加明显,不依靠人际关系简直寸步难行。不要小看这些你觉得毫无价值、落后无聊的东西,那可能是你参不透、又无法摆脱的隐形规则。

你以为自己又洋气又先进,然而如果没有看得见的利益,走到哪里其实都没人理你。

我有一个考上北大的中学同学,毕业之后在北京干了几年干得不开心,雄心勃勃决定回老家干一番大事业。以他的学历,虽然没有任何背景,当地也欢欣鼓舞地破格把他安排进了我省最为牛逼的酒业集团战略部门。

这么多年过去,我去年回老家碰到他,他还在那个部门,唯一的变化是从科员升了副科长,然而科长还严防死守生怕他夺权篡位,处处给他穿小鞋。我们见面约喝酒,他一口酒下去,又变成了当初那个桀骜不驯的尖子生:“丫一野鸡大专生,什么都不会,总是瞎逼逼!”

只是他还不明白,他工作那个单位,在全国都算牛逼,能进去的就算本人毫无学历,背后也绝对有些关系——他也没法儿辞职,上有老下有小,本地只有这个集团跟他专业勉强靠得上,走出去还有几分身份。要是辞职,根本再没有像样的单位能够跳槽,难道回家支个早点摊卖米粉?那当初苦哈哈考北大图个啥?

因为地方小、机会少,凡是在小地方能混出来的,至少都是会搞关系的人尖子。对人际不擅长或者没兴趣的,呆在大城市还能走走专业路线,做点纯技术、纯幕后的工作;去了必须会做人的小地方,真没那么多选择,高不成低不就,要想过得更好,受到之前社交圈的尊重,难度相当高。

当然,大部分逃离北上广回到小地方的人,就是不想再上班、再996。然而,也没有人是直接奔着当地中老年生活去的:买菜-做饭-吃饭-打牌-再做饭-再吃饭-再打牌(或者广场舞)-睡觉。

基本上,所有逃离北上广、投奔诗和远方的人,其实都还抱着某种夙愿、抱负、商业理想。

但是,在任何小地方,开民宿要让民宿出名,开咖啡馆要让咖啡馆出名,做手工要让自己出名,讲生活方式要让自己的生活出名——这特么可比上班难太多了!

觉得在大城市过得不理想,去了小地方就能成为传奇民宿老板、牛逼手工匠人、生活方式大师?

确实有,但那都是混出来的,被报道出来大众才知道的。在小地方要做到那一步,可比在大城市立志挣月薪5万难得多的多!抗压能力、适应能力、公关能力、宣传能力、策划能力……样样都得高出普通人十条街!

诚然,小地方圆梦不易,大城市的辛苦和焦虑也无法逃避,怎么选都好,都是个人体验,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选了,就要有直面一切后果的无悔。

唯一需要问自己的,是为什么要逃离?

“逃离”两个字本身就包含着某种心有不甘。带着不甘心去做任何事,只会倍加煎熬和无法静心。

所以你看,选择是一回事,逃离是另一回事。幸福不在你想逃去的方向,而在你的内心。

不要再埋怨外部环境阻碍你获得幸福,幸福是一种内心体验,它和北上广、和任何古镇都无关联。

在小地方开咖啡馆每天睡到自然醒种花劈柴岁月静好是生活,在大城市挣万把块早九晚六得闲看演出吃大餐一年旅游一俩次怎么就不是生活了?大城市的生活辛苦平凡,小地方大部分人的生活一样是辛苦平凡。

不管是哪里的平凡生活,不都是这样的吗?

要在拮据、琐碎、重复的日子里一点点积攒力量,在机会来临时也许牢牢抓住一举翻身,也许从没等到机会、或者错过了,但仍然开心过活。

早已不是小孩,不该指望容易的人生。能把握现世里每个片刻的幸福,才是真的活明白了。

原文: https://www.toutiao.com/a6693300714770268675/?timestamp=1558570196&app=news_article&group_id=6693300714770268675&req_id=20190523080955010025080080943C754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