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Baby-L 日记

柴米油盐酱醋茶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我们在一起生活有段时间了,时间未曾磨去那份炙热,却开始慢慢展现出自己的另一面。或许最终两个面合起来才是完整的自己。

片段一

晚上我们一起买菜做饭。因为是两个人的饭,她只拿出了三根葱放在桌上,然后拿着菜去厨房炒。我自然是不能偷懒,把桌上的果皮啥的扔垃圾桶。我把那不起眼的三根葱也一起扔了。她回来从垃圾桶里翻出来的,然后质问我,刚刚切好准备种花盆的发芽的姜哪里去了。我说没看到(是真的没看到),她不信,说我肯定丢垃圾桶里了,然后就要翻出来。

垃圾桶里的东西湿答答黏糊糊多恶心呐,翻出来的垃圾还不是我收拾。我就说,“算我扔了,别找了”。“我还冤枉你了?”最后翻出姜,又是一顿河东狮吼。

“我去做饭,你把姜种下去”。我看着发芽的姜,是一个7子型的,心想“姜是长土里的,切口应该朝下,不然就长出土了”。她做完饭一看,姜的芽是横放在土上的,又是一顿教育。我都不敢还嘴,还去百度查了种姜的图片。

片段二

下雨了,外面打雷,她要我去收衣服。其实我在家里是什么都没做过,可是我是一个会思考,而且考虑很周全的一个人。我站在阳台上看着天空闪电,想起我的家。我家是五层有装避雷针,但是这里我住在10层,不知道楼顶有避雷针没。以前就有下雨打雷,雷落在山上,通过山路的铁护栏导电击死山下护栏旁的人,还有树下避雨,雨中打电话被雷击中的。我现在要是拿个铁收衣杆举着,不是引雷吗?

就这么想了几十秒,一场突然的暴雨把衣服都打湿了。然后……嗯,连解释都是我的错。

片段三

她有点咳嗽,我买了999感冒灵冲剂。要不是她要求,我是不会买冲剂的,太难喝了。我烧好水,用多年冲牛奶咖啡的经验,满满地冲了一大杯。结果都懂的,又涨知识了。

最近总是各种被嫌弃,还不允许我解释。解释都被当作借口。我想起多年前我妈的预言,“看你这样以后是个天天被堂客撅的”。不过即使如此,她还是会给我准备晚餐,有时也会准备早餐。而我,也在努力学会照顾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