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侃

人是怎么变强的?

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看了很多回答,总结起来就是。

变废的人都是相似的。变强的人各有各个优秀的地方。

换句话说就是,一个人的优秀可以从很多方面来权量,而颓废则是每个方面都不行。

一个人持续变强有这些特征,看看自己有几个是符合的。

分类
杂侃

人是怎么废掉的?

其实一个人平时努不努力是可以看出来的,通过他的行为,对事情的态度等等。

每天就想躺在床上,玩手机,热衷于关心“国家大事”却做不好身边的小事,比如帮父母做下家务,总是关心明星的私事,却过不好自己的生活,每天深更半夜还在电脑或者手机上“奋斗“,白天日上三杆还在和周公聊天。

原地打转和螺旋上升是不一样的,而且往往只有局外人才能感受到这种变化,当局者很难看到这种改变。

所以出现下面这些情况时,一定有有所警惕,今天是不是也在持续性变废…..

分类
杂侃

心理学:活在自律的假象里,让一个人变成积极废人

现在遍地都是叫嚷着要自律的人。

太多人的自律都带着一股半途而废的气息,好不容易开始了,却总是坚持不了多久。

而有些人的自律,举重若轻,毫不费力。

有的人,为了减肥,三餐都吃水果、蔬菜,饿得昏天黑地的,还是不吃,最后还得了厌食症;

屯书族:空有屯书癖,没有读书法,以为自己成了文化人,其实只是成了别人眼里没文化的剁手党;

跟风族:什么书火买什么,盲目追求潮流,最后成了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人;

啃书族:硬着头皮读名著,一不小心就成了别人口中瞎努力的书呆子……

自律这个词这几年尤其流行,很多人开始学着真正把控自己,但更多的不过是“伪自律”。

所谓“伪自律”,就是做不到为了清晰明确的目标而持之以恒,过分追求形式感和仪式感,用表面上的自律,来回避绩效的追问。

每天当做任务来发,假装自律,麻痹自己,好像打了卡,你就会了,你就成功了。

分类
杂侃

职场余生,请将工作变得有趣一些

写在开头

自从决定要坚持写文章来与人分享,就像走上了一条辛苦却又神奇的道路。

过程中苦不堪言,经常快到发文日了,还因为各种事宜的忙碌而一字未写,然后连夜红着眼完成它,虽然没有金钱的回报,但在见到被各平台转载时却愉悦非常。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里逼迫自己跳离知识和经验的圈圈,去不断掌握新的信息,并将其转化为一个个灵感,用文字呈现出来,这对于自己其实是最受益的。

职场余生,请将工作变得有趣一些

此次的文章,来自近期的一场企业管理者培训,我问道:“有什么事情,是你们现在觉得很有兴趣而迫不及待要去做的?”

回答我的居然是一片摇头和苦笑,大家已经很久没有想过什么是有趣的了,如果谈到工作,更与有趣二字绝缘。

分类
杂侃

微信里的一句“收到”,到底有多重要?

过年期间和一位做行政的朋友小聚。

谈及她在工作最烦心的事,莫过于群发通知每个人事项,每周必须提交的周报总结、公司安排的团建任务、领导下发到个人的执行事项信息,每次在群里群发之后,即便是@到每个人,总有几个人不急不慢看到了也不回复。

一来二去,常常因为几个人的耽误导致了整个项目的搁置停滞。

有时候朋友还需要私信去催问确认他们是否有收到信息,而对方常常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知道啊,群里的信息我都看到了啊!

那看到了怎么不回复?

回不回复有那么重要吗,我知道就行了!

朋友说:“隔着电脑屏幕,总有些人永远不知道她等的有多焦急。看到了也不回复,浪费的不仅是她个人的时间,更耽误了整个项目的推进和进度。”

“收到”两个字,花不了1分钟的时间,但是对通知者而言,是一种证明和交代。

用朋友的话说就是:

职场社交最大的不靠谱,就是收到不回复。

分类
杂侃

如何从精神上彻底摧毁一个人

“如果你想掌握一个男人的命运,那就让他喜欢上你吧。”——沃·兹基·硕德

“如果你想玩弄一个男人的命运,那就在上一条的基础上,不要喜欢上他。”——·海释·沃·兹基·硕德

由此可见,精神奴役对一个人的控制程度往往更高。当然,这两句引用只是一个类比,今天我们要探讨的是,如何从精神上彻底摧毁一个人,心理学家认为,依恋损伤和精神霸凌是摧毁一个人的关键,如何理解呢?

依恋损伤

什么是依恋损伤?Johnson等人在婚姻咨询的临床研究中,首次提出了“依恋损伤”(attachment injury)这个概念。学者们认为,在亲密关系中,当一方破坏、违背或达不到关系中的“预期”时,就会给另一方造成情感或心理上的创伤,此时“依恋损伤”就出现了。

那么,为什么依恋损伤会对一个人造成巨大的伤害呢?首先,人们儿时与监护人之间的关系决定了一个人的依恋类型,不同的依恋类型预示着不同的处世方式,而依恋类型并不是固定的。

分类
杂侃

被父母高估的孩子更易自恋

很多父母都强调培养孩子的自尊心,于是他们直觉式的去夸奖孩子,告诉孩子“你是最棒的”、“你是最特别的”,以期能够增强孩子的自尊心。然而,夸奖可能并不是代表着爱,而是对孩子一种膨胀式的评估和信念,儿童会内化这些信念,认为自己是特别的并且应该得到特殊对待,这反而会提高孩子的自恋水平而不是自尊水平。近期,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的一项纵向研究[1]验证了这个观点,表明父母对孩子的过高评估会让儿童更容易变得自恋。

自尊VS自恋

自尊跟自恋虽然有些地方比较相似,容易让人误解,但是它们本质上是不同的。自恋者认为自己优于其他人,执迷于个人成就,并且相信自己应该受到特殊对待。自尊的个体认为自己是有价值的、重要的,因而接纳自己、喜欢自己。简单来说,自恋的人是“我比你好,所以我是有价值的”,而自尊的人是“我本身就是有价值的、重要的”。

自恋者都带着对自己不切实际的认识,认为自己是优于其他人的并且理所当然应该获得成功,对自己的期望可能会不切实际,当遭到否认或者失败的时候,他们可能会暴怒,陷入对自己的怀疑之中。而对自尊的人来说,挫折不会动摇他们的自我,因为从父母和其他人对自己的接纳种所获得的这种肯定是没有附加条件的。

被父母高估的孩子更易自恋

这个研究分四次施测,每次施测间隔六个月。565个(其中54%是女孩)和他们的父母参加了这项研究,其中母亲415人,父亲290人。在第一次测量时,儿童年龄在7-11岁,选取这个年龄段是因为儿童在这个时期首次出现自恋水平的差异。研究施测四次,每次分别测量五个指标:

分类
杂侃

我可不敢逃离北上广,小地方比大城市难混多了!

我认识的一对辞职卖房去大理开民宿的朋友,最近上了某知名媒体的头条,他们的美好生活方式被分发给了焦虑的北上广中青年们舔屏。

视频画面里随便都是剔透温暖的阳光、明净无尘的蓝天、棉花糖一样的云朵和波光粼粼的洱海。他们有一个漂亮的院子,精心种了玫瑰花墙和层次分明的花草,不认识的猫咪会随时随地跑来撒娇卖萌,推门进来跟夫妇俩喝酒吃饭闲话家常的,是有名有姓的画家、红到发紫的建筑师、各行各业的名人……总之,往来无白丁。

这一切几乎就是每个人最向往的那种生活:舒适惬意、没有压力、有格调有美景有人情味儿,而且事业一点没耽搁还原地起飞……无法更完美。

好几个共同认识、平时看上去营营役役、连出来喝一杯都提不起兴趣的中年人,不约而同地在不同场合提起这篇报道,羡慕之情溢于言表:“你说我们苦逼呵呵地非要留在北上广,到底图什么?”

他们图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每次遇到这种谈论我都微笑沉默,从不附和。

《卡萨布兰卡》里有句台词说:“世上有那么多的酒馆,她却偏偏走进了我的”。这句话改一改可以这么说:“世上有那么多的民宿,它却偏偏报道了我的”——这可不是缘分、巧合、随随便便。因为认识,所以我才知道两口子为这民宿付出了什么:所有辛苦经营、迎来送往、全面调度自身资源、周全打点上下关系,才成就了这番被传颂、被艳羡的美好生活。

而这过程中要求的任何一种能力,诸如社交、规划、整合……我都不具备或者不擅长,也因此,我心甘情愿留在北京,继续做着不太需要这些能力的工作。

分类
杂侃

说出来本身就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

以前遇到过一个同事,性格温和,入职时大家都很喜欢她。但渐渐地,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一次执行一个大项目,分解任务到她时,她闷闷地说一句「哦」,急性子的同事忍不住追问,「行还是不行?」她说「行吧。」

搭档当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但也没多想,觉得都是职场人,既然应允了下来,应该会各自前行,为结果负责,而且每天坐在同一个办公室,遇到状况肯定会说的。

当时人少事多,大家也就各忙各的了。

一周之后,大家阶段性碰头,这才发现她工作倒是都做了,但完全不符合要求。

「我又不是没做,前几天还熬了通宵。」她很委屈。

比她更崩溃的,是那个搭档。「到这时候了,我们哪里来得及翻身调头!」

她一脸迷茫,「那怎么办,我又没经验,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搭档忽然就意识到「怪怪的」感觉是什么。她从来不跟大家反馈,你觉得有问题去问她,她觉得「还好啊」。再多说几句,「那就改呗,我也没太清楚。」

她态度总是很好。可是我们都知道,有些东西不对。

「我们既然已经是同事,每天早上从一个城市的四面八方赶到同一个地点,选择走在一条路上。如果她能相信我们多一点,她就可以把她的顾虑和困扰说出来,那些东西本来就是我们整个团队一起扛的,她要相信我们可以接得住。」

说出「我不喜欢,我不行了,这一切不是我想要的」,本身就是一种解决方法。

分类
杂侃

“人脉”是麻烦出来的

20151226144852

我们经常会听到上一辈给我们的箴言:“没事别麻烦别人。”很多善良的人,他们什么事情都自己处理,从来不爱请别人帮忙,他们认为麻烦别人是错误的。但是,这类“好人”的人脉网络,却往往挺单薄。因为,当我们不需要别人的帮助时,我们就缺少了建立关系的缘由。

有一次聚会,晚上10点多,我看到王老师已经无法坐地铁了,于是跟他说不如我开车送他。他说:“你有点绕远啊,不麻烦你了。”
我说:
他一听这话,立马释然了,大大咧咧地坐上我的车:“OK,拉我去承德。”
于是,我们就成了相互“麻烦”的朋友。
这个观点不是源自我,而是另有高人。它被人称为“富兰克林效应”,因为美国国父富兰克林的一段轶事: